积石山地震后,对话保安腰刀传承人

发布时间:2024-03-02 12:38:23 来源: sp20240302

   中新网 兰州12月25日电(作者 闫姣 李亚龙 魏建军)距18日晚甘肃临夏州积石山县发生6.2级地震,已过去了7天。积石山举行深切悼念6.2级地震遇难同胞默哀仪式,震区中小学也有序复课,伤者陆续治愈出院。今天,我们与国家级非遗保安族腰刀锻制技艺国家级传承人马尕主麻(以下简称“主麻”),展开了震后“对话”。

12月25日,甘肃临夏州积石山县阳山希望小学复课。 中新社 记者 九美旦增 摄

  20日下午,结束了其他采访,我们一行5人到非遗工坊后,主麻带我们去看了裂缝的房屋,倒塌的腰刀陈列柜,和落满灰尘的锻刀区域。昔日人声鼎沸的临街锻刀工坊,一夕间变得破败不堪,令他久久难以接受,甚至没心思去捡拾掉落在地上的老物件,那些刀具曾被他视作传家宝贝,十分珍贵,有些已失传。

  地震给他带来的打击不小。他向我们回忆事发当时情况时说,他被“吓傻了”,大脑一片空白,来不及穿衣服和鞋子,一边大声呼喊妻子和母亲,一边光着脚快速冲下楼,把孩子夹在胳肢窝就往外跑。那时候,院子紧靠的山出现滑坡,灰蒙蒙的都是土,什么都看不清。他还说,那天心里着急,抱起了孩子,却没顾上妻子,事后想起这个,感到心中十分内疚。妻子红着眼眶安慰说,没事,老人和孩子重要。

12月20日,甘肃临夏州积石山县地震重灾区大河家镇,保安腰刀锻制技艺国家级传承人马尕主麻,带记者查看传承工坊受灾情况。 中新社 记者 李亚龙 摄

  主麻一共有三个孩子,大女儿和二儿子在县里上高中。地震发生后,他和妻子心急如焚,怎么也联系不上孩子。过了一会儿,电话那头传来熟悉的孩子的声音,他们悬着的心才得以放下。讲这些的时候,他和妻子韩祖夫热一度哽咽,忍不住流下泪来。

  地震稍微平息后,主麻返回家中,取出了一家人的衣物,看到二楼的家具翻倒在地,挂在大门入口两侧的走廊上,指示牌和墙皮都掉落下来。

  19日凌晨两三点,学校通知接孩子。主麻立刻开车往县城走,一路上,亲戚朋友问候的电话不断,也有人请求帮忙接回同在一所学校的孩子,他都一一答应了。他为人随和,平时人缘不错,困难时刻大家都能想到他。

  主麻到了学校,看到孩子们在校方的组织下,在操场围坐一圈唱歌。广播一一通知点到名的学生前往门口,家长集中来接。大女儿见到妈妈,跑过去扑到母亲怀里,询问他们是否还好。他反而严厉地批评了姐弟俩,“这么大的灾难面前,两个人不知道待在一块,相互有个照应。”他希望以后不管遇到什么困难,一家人能待在一起。他也觉得孩子还小,有些不懂事,家长们担心得要死,他们却在开心地唱着歌。

  那天,主麻的车拉了满满一车人。将其他孩子各自送回家后,他们一家人将车停到工坊对面,马路空地处,在不远不近能看见的位置,静静守候着家和工坊,等待“天亮”。

  “地震后的夜晚最难熬,一家人眼巴巴地盼着天亮。”主麻向我们吐露心声时说,那天晚上他们在车里度过,夜晚格外寒冷和漫长。他心想,天怎么还不亮。天亮了,就算有余震,他们也不会那么害怕,或许也能有救援队伍看到他们。

12月20日,我的同事们帮保安族腰刀锻制技艺国家级代表性传承人马尕主麻搭建帐篷。 中新社 记者 李亚龙 摄

  地震第二天,也就是20日下午,临时安置点已搭建好,灾区的弱势群体已入住进去。在此之前,发电和通信设备、流动医院、爱心餐摊位、供水供电车、物资保障车辆等等,悉数进入临时安置点,解决了灾区民众各个方面的生活问题。这些,都是我们亲眼所见。

  他们将房间里的火炉和烧水壶抢救出来,在工坊对面隔着一条马路的地方,搭建了露天的临时居住点。过路的救援队伍给了他们一个简易床,一床被子。妻子从商铺买来几箱方便面,从临时安置点领来矿泉水和八宝粥。一个行军帐篷,放在空地的角落里。

  灾难带来的伤痛让他忘记应该如何运用现有的东西,让家人过得更舒服点。他烤着火,不知道该怎样靠一个人的力量搭建专业的帐篷。这时,团队里有老师提议,我们齐心协力帮他们把帐篷搭起来。于是所有人放下采访设备,叫来几个年轻人,大家戴好手套便开始干活。

12月20日,马尕主麻一家从路边露天空地处,搬进温暖的帐篷,他站在帐篷前向致电问候的朋友报平安。 中新社 记者 李亚龙 摄

  “这边拧一下”“这边需要钉死”“这个是窗户,这个是门帘”“一二三,起”……帐篷很难搭,虽然有五六个年轻人,但还是花费2个多小时,幸好在天黑之前完成了。这期间,主麻的妻子带着三个孩子,开着三轮车去临时安置点运回物资,有4箱方便面、3床被子、5升油。领来的东西比他们想象得多。

  大人们都在忙碌,主麻的小儿子趴在火炉上,一边吃着从安置点端来的饺子,一边和得空的我们聊起来,“我最喜欢上学和看书”“非常想念老师和同学”“老师教过地震我们逃生技巧”“我家有6只兔子,经常拿菜叶子逗它们玩”“我想当一名警察,抓坏人,帮助有需要的人”……

  搭好帐篷,我们悄悄收拾东西上了采访车。听到我们启动车的声音,主麻小跑过来,笑着说,“真不好意思,帮了这么大的忙,连口水都没喝上。”那是我那天第一次见他笑,好像此前的质疑和内心的冷一下得以冰释。我们的到来,点亮了他心里的一盏灯。

  我一直关注着主麻的动态。我们走后不久,晚上7时45分,他在朋友圈分享,“朋友们,帐篷已解决谢谢大家”。此后的几天时间里,他线上分享震后的生活,“帐篷已解决,能吃上热乎乎的餐饭”“感谢领导和朋友们的关爱,大灾无情,人间有情,心里暖暖的!”“人间自有真情在,谢谢朋友们的帮助”

12月21日,马尕主麻向外界分享展示地震后的生活。受访者供图

  这两天,积石山还有断断续续的余震。主麻在电话里跟我说,他收到越来越多亲朋好友的关心和问候,有人给他转钱,有人免费给他的车加油,还有人从兰州开车给他送食物和棉被。建筑评估人员也来现场勘察,拉起了警戒线,保护大家不受到二次伤害。马路上的物资车辆来来往往,一直不断。

  23日晚上,我再次致电问候他。他特意嘱咐,把一件令他感动的事写进报道。他坦言,地震前夕,已做好参加甘肃省文旅创新创业大赛决赛准备,谁知被突降的灾难打破计划。大赛组委会了解特殊情况后,线上播放了他的参赛短片,他拿了三等奖。赛后,组委会组织大家捐款,并将钱款交予他。

  主麻是保安族后代,是甘肃特有的少数民族。腰刀是保安族在长期生产生活中发明创造的一项手工艺品,其锻制技艺于2006年被列入首批中国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他是家族第四代传承人,现也是国家级传承人,肩负传承重任。他创立的甘肃省级非遗工坊,吸纳周边民众就业创收,教会他们锻刀技艺,每年3月至9月上工,平均每月能拿到4500元的工资,是积石山三大非遗工坊之一,受灾也最为严重。

  前两天,主麻说,“我们如果突然去世,手艺就流失了,后人也就无法继承,这对中国非遗是一个巨大损失。”想到这样严重后果,他担心得整夜难以入眠,也不敢告诉妻子他的担忧。与20日下午我们见到他时,他的紧张、压力明显不同,现在他电话里的声音轻快、温暖。他说,“再啥也不想了,天亮了,就都好了。”(完)

【编辑:曹子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