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译一封特别的家书

发布时间:2024-03-02 12:06:25 来源: sp20240302

  朱鹏飞(左一)在南非向同学介绍中国文化。   本版图片均由作者提供

  2023年即将结束,回顾这一年的留学时光,经历丰富,收获满满!作为一名国家公派留学的人文社科博士研究生,今年是我在南非生活、学习的第二年。除了在开普敦大学的专业学习之外,日常生活、学术调研使我有更多机会参加南非各项社会实践活动。丰富的社会工作和文化交流令我逐渐意识到作为一名中国留学生肩负的使命。

  这一年来,我作为南非的留学生代表参加过中南人文交流相关活动,也在国际学术会议上展示过研究成果并发言。此外,我积极参加了一些国内学术会议,远程分享了在南非进行的研究,并在国内学术期刊发表文章数篇,努力为中南两国学术、人文沟通出一份力。

  在日常的田野调研实践中,我与不同人群交流、互动,这让我对南非社会有了更加全面深刻的认识,不过,最有趣的一个文化互动故事发生得很偶然。

  今年3月,我同另一位在开普敦的华人朋友帮助一位南非第三代华人后裔找到了她远在中国、失联已久的家人。

  故事缘起于一个晚上,我和朋友到开普敦一家咖啡馆就餐,途中偶遇一位来自开普敦大学的教授,寒暄中得知这位教授的妻子是一名华人后裔,家中保留着许多祖父留下的书信。但是由于妻子已经不懂中文,多年来无法得知信中内容。当晚这位教授便把其中一封书信发给我帮忙翻译,我第一眼看到这封书信时便被信纸上隽永的毛笔字深深吸引,而信中内容更是让人唏嘘感动!

  这是一封来自1938年广东梅县的家书,收信人是教授妻子的祖父。这封书信是国内父亲收到远在南非的儿子寄回侨批之后的回批,书信开篇讲述了收到来信的时间和钱数,并在信末详细陈述了对这笔钱的分配和用途,正文主要是父亲向儿子讲述家中近况。

  当我首次把全信内容翻译成英文呈现给教授妻子的时候,她感动不已。见面后,教授妻子向我讲述了更多关于祖父在南非的故事,这也让我对南非早期华人移民的生活有了更加鲜活、深刻的认识。她说,祖父来到南非后经营了一家小商店,靠着商店收入定期给广东梅县的家人寄钱,后在南非组建家庭。

  被故事打动,今年3月,好友正好从开普敦回国探亲,我们决定尝试按照信中地址到梅县寻找这个家族后人,帮助他们团圆。但由于时代变迁,以及手写地址的个别字迹难以辨认,只能确定寄信宅邸位于曾经广东梅县的龙文境内。为了进一步确认其所在村落的位置和名称,我查阅了距离写信年代最近的一部梅州县志《嘉应州志》(光绪二十四年刊本),又通过对目前梅县境内同名村落的搜索,最终推测出具体位置。当朋友前去村里打听信中其人其事时,果然顺利找到家族后人。

  至此,一段跨越万里、相隔近百年的寻亲之旅圆满实现。当教授妻子与梅县家人打通视频电话的那一刻,双方都激动不已,热泪盈眶。在一句句英语和粤语的隔空转译中,分属两国的家人共同诉说着对亲友的回忆与怀念。

  这个故事让我深刻地感到到,留学期间的文化互动是一件多么有意思和有意义的事!除了官方活动、学术会议,只要处处留心,日常生活中的一次偶然相遇也能为连结中南两国做出贡献。

  (作者系中央民族大学民族学与社会学学院博士研究生、开普敦大学人类学系联合培养博士生)

(责编:郝孟佳、李昉)